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东床卧底

  • 未知
  • 状态:HD

《东床卧底》 - 东床卧底演员表富豪方大富唯恐集团后继无人而想方设法给女儿方可儿寻找上门女婿,不想却陷入了弟弟方二贵谋夺集团大权的陷阱。大学毕业生许恩源为给父亲复仇去方大富家应聘上门女婿,在方二贵父子俩一系列的阴谋设计下,许恩源赢得了方大富和方可儿的认可。就在方二贵父子阴谋即将得逞之际,许恩源知道了父亲死亡真相,他良心发现向方二贵父子反戈一击。由于愧疚,更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许恩源最终选择逃婚。已经爱上了许恩源的方可儿放下架子,反过来锲而不舍地追求许恩源。

热播剧情片

  • BD高清/中英双字
  • BD
  • HD
  • HD
  • HD高清
  • HD
  • HD
  • HD高清
  • HD
  • HD
  • HD
  • HD
  • HD
  • HD
  • HD

热门推荐

成员之间联系的重要纽带,它和社会的发展、人群的聚合离散息息相关。因此,在社会中,语言的运用由于人群、地域、经济、文化、政治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必然会产生分化,也就是说,整个人类、一个国家、乃至一个省、市甚至一个小镇的各阶层的人们不可能都运用着统一的语言而没有任何差异。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在发展的整个过程中或某个阶段里,势必会分化成不同的社会团体、地域行政区划。同样,语言也会随着社会的分化而产生分化:社会各阶层会产生不同的言语团体,在此基础上就会产生不同的社会方言;各个大小地域行政区划,比如一个省、直辖市、市、县、镇、区甚至一个村都可能使用具有独特言语特色的方言而就产生地域方言以上两种方言是语言的有限分化产生的结果,即在同一种语言里由于社会阶层和地域的不同而使语言产生的分化,是全民语言的分支,这种分化局限于一种语言的范围内。然而如果由于历史、经济、政治等原因,从同一种语言分化出来几种独立的语言,彼此有同源关系,那么语言的这种绝对分化就产生了亲属语言。 3.1.1社会方言 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由于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出现了社会分工,有了不同行业,形成了不同的阶级和阶层,在统一的社会中出现了不同的社会集团,这些集团在长期的言语活动中会形成与自己职业、阶层等相关的言语社团。不仅如此,同一社会中的人,会由于性别、年龄等因素不同也使人群中产生相关的言语社团。在这些言语社团里,人们之间联系密切,交际频繁,拥有自己特有的一些词汇和语言使用方法,各个社团在全民语言的基础上产生各有自己特点的语言分支或语言变体,就是社会方言。人们常说的“官腔”“干部腔”“学生腔”,或者老百姓称自己的话是“大白话”等等现象,都是对某一言语社团在语言表达上的一些共同特点的概括,这种“腔”或“话”就是一种社会方言,是社会方言的通俗说法。 那么一个社会中究竟有多少种社会方言呢?数量难以计算,因为言语社团的多少是无法统计的。少到几个人,多到整个语言社会,只要有语言特色的区别,都可以看成一个言语社团。性别的不同、年龄的不同、阶级和阶层的不同都可以形成不同的言语社团。在日语中,男性和女性使用着两套用语,如果女性使用了男性的用语,就会显得十分粗鲁,男性使用了女性用语则会显得“娘娘腔”,这是由性别所构成的言语社团形成的社会方言,也是以日语为目标语的学习者特别要注意的地方。年龄上的不同也影响到言语特色,以上海话为例,老年人对“烟”和“衣”、“简”和“既”两类字的读音分得很清楚,而年轻人已经不分。北京话也有类似的例子,老年人在“论斤卖”时,很多把“论”发成[lin51],把“把”发成[pai214],而年轻人已经大都是标准的普通话发音了。I have none”“I haven’t any”和“I haven’t got any”是标准英语,是“好”的、出生于有地位、有教养家庭的人说的英语;而一些出生微寒的孩子说“I ain’t got none.”,就是所谓的非标准英语,“坏”的英语。我们常听到的“贵族语言”和“平民语言”也是一个例子。还有,美国的“黑人英语” (African American English, 简称AAE)他们在发音、语法上有自己的特点,比如:黑人不常发齿间擦音,these[Di:z]发成[di:z];常脱落各种功能的词尾-s,比如第三人称单数标志-s脱落,把“She hates me” 说成“She hate me”;把表示复数的-s脱落,把“some dogs”说成“some dog”;表示所属格的-s脱落,比如把“Jack’s car”说成“Jack car”。由于黑人的社会阶层普遍较低,这种“黑人英语”被看作是一种属于社会下层阶级的社会方言。在中国古代,上层阶级说弄璋(生儿子),弄瓦(生女儿),东床(女婿)等“雅言”,也是语言阶级差别的表现。但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所有的这些社会方言无所谓“好”“坏”之分,他们都是一种特定语言的社会功能变体,他们在语言学上是平等的。 阶级和阶层的差别会对语言产生影响,也造成语言差异。比如在美国,社会阶级的分界线把美国人的语言分成了标准英语和非标准英语。例如“ 行业语也叫行话,由于社会劳动分工不同,社会上出现了不同的职业集团。这些职业集团具有各自的职业特色,反映在语言上就是从事这项职业的人使用不同的行业语:从事某一行业所使用的工具和操作方式的名称,生产所用的原材料及其性质、名称,劳动成品及其各部分和性质名称等各行各业特殊的词语,构成行业语。例如:长刨、短刨、边刨、槽刨、手锯等是木工的行业用语;处方、休克、血栓、粥样硬化等是医药界的行业用语;行头、龙套、鹞子翻身、虎跳、角色、亮相、生旦净末丑等是戏曲界的行业用语,等等。科学技术的术语是一种特殊的行业用语。音节、元音、辅音、主语、谓语等是语言学的术语;有机、无机、催化、卤素、氧化等是化学术语。由于社会各方面的交往越来越频繁,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不断提高,或者由于某行业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很重要,行业语中的某些词语可能被吸收为全民语言的成分,从而成为丰富全民语言词汇的一种途径。例如:休克、处方、角色、按揭、催化等,都已被汉语普通话所吸收,成为全民语言词汇的成员了。 黑话,也称隐语,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方言,是某些集团所创造使用的秘密词语或语句。其他的社会方言没有排他性,不拒绝其他集团的人使用本集团的用语,并且这些社会方言中的部分词汇也为全民语言所吸收,但黑话具有比较强烈的排他性,除了集团内部的人可以了解和使用外,对本集团外的成员采取保密政策。《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就是掌握了座山雕盗匪集团的黑话,才取得了盗匪的信任,打进匪窟,生擒匪首。又如旧时的商业界,不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而说“旦底、挖工、横川、侧目、缺丑、断大、皂底、公头、未丸、田心”,这些都是黑话。黑话一般来说存在时间是有限的,也无法进入全民词汇。 社会方言是因为社会成员集聚为不同的言语社团而产生的,因此一个人如果处在几个言语社团的交叉点上,就可能同时掌握几种社会方言。比方说一个部队的女炊事员就可能同时掌握部队的、炊事的、妇女的社会方言;一个警方人员潜入敌人内部做卧底,可能就必须同时掌握警方的和盗匪的社会方言。语言上能使用一个集团的社会用语是融入一个集团生活的重要标志。 那么,同一言语社团的人是不是固定地使用同一种语言形式呢?比如,一个教师永远是用“老师的口吻”说话吗?不可能。一个生活在某一言语社团中的人还须因交际环境的不同、交际对象的差异而在语言使用上表现出不同的特点,这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语言的风格变体。在庄重的开学典礼上,在和朋友们欢聚的节日晚会上,在日常的家庭生活中,这个老师不可能总是以老师的口吻,像教育和引导学生那样跟家人和朋友说话;对子女、对长者、对朋友、对陌生人的说话都不一样。如该老师对学生是关心和教导的口吻,然而对她的两三岁的孩子,就会用另一种口吻:“小宝宝,好好吃饭饭,妈妈带宝宝上街街,给宝宝买新鞋鞋,新袜袜!”这里,常见的儿化、“子”之类的后缀不见了,名词出现了重叠。语言风格变体的存在进一步增加了社会方言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从上面的几种社会方言我们可以看出,社会方言的特点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都有所表现,但明显的还是词汇上的不同。社会方言及其风格变体是语言的支流,虽然各社会方言各具特色,但他们所使用的材料和结构规则都是全民共同的,相对共同语而言,绝大多数社会方言不具有封闭性的特征体系,因此,对它们来说,其他言语社团的成员都基本懂得或能够弄懂的,一般不会因为语言表达上的差异而影响相互的交际和理解。现代社会交流日益广泛,各行业用语不断地进入全民语言,社会方言的存在使语言更加富有表现力和生活色彩,是丰富语言词汇的一种重要途径,也是语言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 3.1.2地域方言 在使用同一种语言的社会里,不同地区的人所操持的话可能有地区性差异。比如同属汉语的上海话和北京话: 上海话: 侬实在老接棍各,吾交归陪服侬!今朝丫里相,老辰光,老地方,吾请侬切饭哦! 北京话: 你实在是挺厉害的,我非常佩服你!今天晚上,老时间,老地方,我请你吃饭哦! 上面两种方言的词语用汉字写下来,差别不大,各方言区的人大体上能看得懂,但如果念出来,语音上的差别就很大,甚至很难听懂。 一个生产和交通不太发达的统一社会,本来使用着相同的语言,随着人口的增长、人员迁徙,民众分布在疆域内的各个地方,经济上、政治上、交通上发生了各种变化,各个地域人们的交流相对不那么频繁,而使本来相同的共同语的共同点不断减少,语音、词汇和语法上的不同点不断增加,使共同语在不同的地域产生了变体,这就是地域方言。一个社会中的某一部分居民的大规模集体迁徙,也会形成社会的不完全分化,从而使一种语言内部出现方言分歧,中国南方方言多数主要是历史上北方人大规模向南迁徙所造成的。如客家方言就是一个例子,据研究,我国东晋到明朝初年间,原来住在中原一带的居民三次向我国南方进行大迁徙,长时期分布在南方,从而形成了承袭了原来北方话特色又混和了本地话特点的客家话。地域方言在汉语中俗称“话”,如上文中的“客家话”“广东话”“江浙话”“北方话”通常指的就是客家方言、粤方言、吴方言和北方方言。 现代汉语一般可分为七大方言:北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等。在每一个大方言内部,还存在着方言差异,我们可以根据各地方言的特点再分为“次方言”和“土语”。比如,在我国分布最广,分支最多的北方方言区,包括了长江以北各省,长江以南的镇江以上、九江以下沿江地带,以及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区。然而,北京人和南京人说话不一样,成都人和西安人说话也不同……,因此,在北方方言内部又分出了“华北方言”、“西北方言”、“西南方言”和“江淮方言”四个次方言;“西南方言”又有“四川话”“贵州话”等土语群。 方言之间的差别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一般来说,方言的差别主要表现在语音上。拿前面所举上海话和北京话比较,北京话有卷舌音zh、ch、sh,而上海话所属的吴方言只有平舌音声母z、c、s,没有卷舌音;北方方言只有m、n、l、r浊声母,而吴方言还有[b][d][g]等浊声母;北京话只有四个声调,没有入声,而吴方言则有七个声调,保留了入声。其他语言中也有类似情况,稍有区别的是在一个标准语推广较好的国家,地域方言更多的表现为口音的差异,如美国,南方话里元音变长,开口度也变大,five[faiv]发成了类似[fa:v]的音,词尾“ing”多变为前鼻音,“fixing to”就读成了“fixin’ to”。 方言间在词汇和词义上也会有一些差异。首先,同样的事物在不同方言里可能有不同称呼,北京话说“小孩儿”,苏州叫“小干”,长沙叫“细伢子”,广州叫“细佬哥”。北京话的“媳妇儿”,相当于苏州的“家小”,湖南、湖北的“堂客”和云南的“婆娘”;北京话说“月亮”,广州话说“月光”;北京话说“家具”,广州话说“家私”。 在美国,各地对那种“甜的碳酸饮料”的称呼不同,东北部称“soda”,中北部称 “pop”,而东南部则称 “coca-cola”。超市中使用的纸袋,美国大部分地区,尤其是东北部叫做“bag”,中部称“sack”,中南部有的地区也称 “poke”,而宾夕法尼亚地区则称“toot”。澳大利亚英语中“人行道”说成footpath,英国英语则说pavement,而美国英语却说sidewalk;同样,澳大利亚和美国英语中的“卡车”是truck,而英国英语则说成lorry;澳大利亚和英国英语中的“汽油”念patrol,美国英语中却说成gas或gasolene。 其次,相同形式的词语在不同的方言里可能具有不同的意思。比如“蚊子”在长沙话里可用来兼指“苍蝇”,在北京话里就没有这个意思;“水”在广州话里可以兼指“雨”,“下雨”叫做“落水”,在别的方言里“水”就没有这样的意思。 一般来说,方言之间语法上的差别不如语音、词汇显著。就现代汉语各方言而言,语法上也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例如,北京话说“一把刀”,广州话却说“一张刀”,潮州话说“一支刀”;北方话说“你先吃”“猫比狗小”“多买几斤菜”,而广东话则说“你食先”“猫细过狗”“买多几斤菜”(温州话则说成“买几斤菜添”)。英国英语和美国英语在语法方面也有差别,比如英国英语说“Have you ……?”而美国英语则说“Do you have……?”英国英语说“to get in or out of the train”而美国英语说“to get on or off the train”。 怎么区分方言?要多大的差别才算是不同的方言呢?这没有统一的标准,要视方言的具体情况而定。首先,方言之间的差别大不大和能不能互相听懂不能成为划分方言的标准,汉语中宁波话和金华话互相间很难听懂,但他们都属于吴方言;然而操俄语、乌克兰语、白俄罗斯语、波兰语、捷克语、塞尔维亚语的人相互间可以通话,却是不同的语言。因此划分方言不能光凭语言本身的差异,还要看使用方言的人是不是属于同一个民族以及各方言之上是不是还有一个共同语作为各地区人们的交际工具。方言是同一个民族语言里的地域分支,在确定方言时,应同时考虑两方面的因素:统一的社会和语言本身的差异。只有社会的统一而没有语言的差异,谈不上方言;同源而有差异的语言如果不是从属于一个统一的社会,一般不能算作方言,应算作不同的语言。不过也有两个或几个民族说同一种语言的情况,例如美国和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都说英语,西班牙和巴西以外的南美洲其他国家都说西班牙语,这种特殊的情况往往是殖民的结果。随着社会的发展,同一种语言在不同的地区会出现分化,不断扩大分歧。例如美国英语和英国英语已有显著差别,有的人甚至认为美国英语已是American(美语),而不是English(英语)。 方言形成后,它的发展前途主要是根据社会发展的条件而定。如果一个社会继续处在不完全的分化状态,那么,方言一方面保持自己的特点,另一方面又服从所属语言的发展趋势,继续作为方言而存在。如果一个社会从不完全的分化状态而发展为互相独立的社会,那么,原来的方言也就不断地扩大它的不同点,走上各自发展的道路,最后甚至成为独立的亲属语言。如果一个社会达到高度的统一,那么,为了适应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各方言逐步走向统一,最后将融合在全民的共同语里,这一过程的长短取决于社会发展的快慢。 3.1.3亲属语言



收集众多称呼的来历.

一、人物类 ◎人:丁。 ◎鹰爪孙:官府。 ◎糕:老人。 ◎翅子顶罗:官帽子。 ◎豆儿:姑娘。 ◎托线孙:保镖人。 ◎芽儿:小伙子。 ◎并肩子:即朋友之意。 ◎老宽/空(倥)子:外行。 ◎点子:对象、敌人。 ◎捏班:尼姑。 ◎线上:以某个地域为势力地盘,该地域即称「线」。简单的说,「线上的朋友」就是「地头蛇」。如:西路川陜这趟线上、衡山这趟线。 ◎合(黑)字/老合:贼。通常非称呼在帮者,而纯粹指称一般盗贼。 ◎吃飘子钱的老合:水贼。 ◎总瓢把子:在江湖上指称首脑、老大。瓢(把子)原为头、脑袋之意,此处引申意。 ◎马眼子:专门四下探访名马的人。凭着一双饱具经验的眼睛,再加上一张油滑善辩的嘴,无往而不利。「马眼子」周江曾企图说服寇英杰将宝马黑水仙卖给玉观音郭彩绫,却碰了一鼻子灰。(见萧逸《长剑相思》) 二、数字类 ◎流月汪则中,神心张爱足(北省名「青」):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干:千。 ◎百:百。 三、生活类 ◎老瓜/居米:银子。 ◎亮子:照明用具,如千里火等。 ◎莲花子:碗。 ◎汤钵子:大碗。 ◎划十子:筷子。 ◎搬梁:拿筷子。 ◎水牙子:汤匙。 ◎扣盅:喝水。 ◎穿通子/顺腿:袜子。 ◎提头子/踢士:鞋子。 ◎飞蛾子:马挂。 ◎叉叉子/蹬空:裤子。 ◎通衫子:大挂。 ◎顶天:帽子。 ◎小罗考:衬衣。 ◎护脸:眼镜。 ◎海砂子:私盐。 ◎海砂窑:盐仓。 ◎姜片/马蜂子:肉。 ◎马牙:饭。 ◎番张子:饼。 ◎细苗条:鱼。 ◎拖条:睡觉。 ◎黏肤:擦脸。 ◎蹦火:吸烟。 ◎蹦台:上炕。 ◎领甲:烤火。 ◎卖鸡:跨门槛。 ◎蹓狗:跳窗户。 ◎摆丢子:刮风。 ◎照相/朝相:见面。 ◎安了根:吃饭了。 ◎眩里圆:吃了。 ◎捏子攒:还没吃。 ◎东、西、南、北:倒、列、阳、漠。 ◎捕子:捕鱼的水禽。 ◎皮娃子爆豆子/皮子串:被狗咬了。 ◎火窑:店房。 ◎打尖:意指旅人中途吃饭。 ◎踏青子,斩盘带推包:串茶馆,相面带治病。 四、器官类 ◎瓢(把子):头、脑袋。「摘瓢」即为割脑袋。另可引申为一组织之首脑、领袖,称「(总)瓢把子」。 ◎招子:指眼睛。古代指招贴、告白。《永乐大典》中:「今早挂了招子,不免叫孩子出来,商量明日杂剧。」大抵眼睛为一个人的招牌,故引申而称「招子」。武林中,下手歹毒者常直取对方双目,意欲废掉对手的招子。 另眼睛亦可称「湖」。 <招子不昏:眼睛不亮> ◎顺风子:指耳朵。 ◎海子/江子/樱桃子(女):口。 ◎金杠子:腿。 ◎南子:肚子。 ◎踢杞:脚。 ◎蚕子/定盘子:心。 五、武器类 ◎蛇儿:把兵器比做叫化子手上的蛇。 ◎暗青子:即暗器。 ◎青子:兵刃。 ◎片子:刀。 ◎海青子:大刀。 ◎月牙锋:戟。 ◎挺子:匕首。 ◎花条:花枪。 ◎小黑驴:洋枪。 ◎喷子:鸟枪。 ◎串蔓子:买枪。 ◎串非子:买子弹。 六、江湖过招类 ◎万(儿):名头。 ◎红货:指走镖时押护的银钱类货物。 ◎踩盘子:指事先侦察要劫的对象。 ◎羊牯:抢劫的对象。 ◎递门坎:动手过招前自报师从门派。 ◎结梁(梁)子:指结仇。 ◎缺点子:无人之意。 ◎盘道:套话。 ◎挂桩:对上头。 ◎对盘:遇上(动手)。 ◎剪镖:劫财。 ◎淌进:潜进。 ◎醒攒:被识破。 ◎七寸子:要害。 ◎新上跳板:刚出道。 ◎合吾:大家都是江湖同道。 ◎水漫了:人家杀来了。 ◎挂彩:受伤。 ◎土了点儿:死了人啦。 ◎碎了:死了。 ◎清了:杀了对方。 ◎叫鞭土:打死人啦。 ◎风紧:情况危急。 ◎扯呼(活、滑):逃跑之意。 ◎松人:赶快逃走之意。 ◎亮盘:照面亮相。 ◎上线开爬(扒):在这一带下手作案。◎摘瓢:割脑袋。 ◎开山(安窑)立柜:以一地为根据地。 七、对话应用类 ◎并肩子,念短吧!火窑外可有鹰爪孙淌过来了: 弟兄别说话,店房外有官人过来了。 ◎马前点,喂暗青子:赶快预备暗器。 ◎合字上的朋友,一碗水端来大家喝: 道上的朋友,把你刚抢到的财物拿出来大家分分(黑吃黑)。 ◎并肩子,可是风子万儿么?:弟兄可是姓马么? ◎捏班扎手,并肩子扯活(呼):尼姑厉害,哥们逃吧! ◎并肩子们念短吧!云棚上,梁子孙粘上啦!: 弟兄伙伴们别说话,顶子上有仇人绷着啦! ◎招子放亮点!把合住刁枝子,我有法子教猴崽子亮相的!: 眼睛亮点,看住了那株树,我能教他出来。 ◎朋友踩宽着点,进来是条子扫,片子咬!: (对进屋窃贼发话)朋友放过了吧,否则进来就用枪扎你、用刀砍你! ◎朋友们,灯笼扯高一点,我们这是个黄草窑子!: (对进屋窃贼发话,南省用法) 朋友们,将眼光放远一点,我们这是无钱财的人家! ◎并肩子,托线孙可灵了,亮青子,招呼吧!: 弟兄们,保镖的察觉了,亮兵刃,动手吧! ◎并肩子,念短吧!棵子里面伏着不少点儿了:弟兄们不要说话,草里藏着不 少敌人。 ◎并肩子,这个托线孙既是没挂老居米子了,我们马前点接应「阳向」的弟兄,看从那里走了货:弟兄,这个保镖人不是我们想拦劫的人,身上没带着多少财货,赶紧接应南路的弟兄,怕从那里走了人。 武林外传中的黑话 撸扣=吐赃,就是交出抢来或偷来的赃物。(高级黑话:化霜) 肚白=绑架案中拿赎金的人。 黑皮=衙役,官差。 边汉=卖膏药用铁捶自打者。 蹲竿=护院。 模杆=江湖卖艺为生的人。 条子=捕快 钩子=密使,卧底 香港黑帮行话:香港黑社会惯用的"背语",分类列出(括号之内是解释):(一)日用品类披(衫)横角(裤)踩街(鞋)底横(内裤)线超(眼镜)火柴(金枝)雀(香烟)盔(帽)孔明(灯)飘(船)莲花(碗)干张(纸) 毛诗(利是)锚花(匙羹)耍花(筷子)大瓦(被)轮(电话)蛋(手表)黄指(戒指)青(刀)狗(枪)格(屋)骨(门)爆骨(开门)罕(药)鹅毛(扇)拖水(手中)朵(信件)黄圈(金镯) (二)食品类毛瓜(猪)大菜(牛)摆尾(鱼)砂(米)耕砂(食饭)班莲(饮茶)青莲(茶叶)摆横(吸鸦片)啤灰(吸白粉)灭灰(戒白粉)玩波仔(吸红丸)耕罕(吃药) (三)称呼类老衬或羊牯(非黑社会人物)花腰(警察)车(探员)白鲊(交通警察)天牌(父亲)地牌(母亲)条女(女朋友)条仔(男朋友)吉佬(女人)柳记(狱警)老表(同门手足)灰斗(外国人)金手指(警方线人) 老道(吸毒者)擘口仔(戏子)老记(记者)老状(律师)大爷(老千门专用,即被骗之对象) (四)其他爆江(流血)受把(坐牢)一碌(一年)抹(判案)过江(渡海)桂枝(香港)马交(澳门)大圈(广州)开片(打架)超(看)柜(肛门)爆冷格(入无人之屋行窃)爆热格(入有人之屋行窃)墨漆(衣盗)文雀(扒手) 高买(窃取店铺货物)跳流罕(卖假药)咬老软(靠女人吃饭)熬老衬(暂操正当职业)陀地(本地)上马(开香堂收门生)晒(睡觉)老笠(打劫) 报串(报案)一斤(一百元)一栋(一千元)一盘或一蚊(一万元)摆堆(大便)摆柳(小便)摆锡(丁雨)着草(犯罪然后逃往别处)薄头(再行露面) 祠堂(赤柱监狱)老芝(芝麻湾监狱)老域(域多利收押所)臭格(警署拘留所)打八爪(盖指模)一简(犯案一次)罧友(杀人)炒千张(抄戏票或船票)海鲜档(开设街边赌档)轮古(赌输钱)坚(真的意思)流(假的意思)流千张(伪钞)阉(已成为黑社会成员)格屎(黑社会单位)狗咬(枪伤)麻希(少)踏(多)斜牌(出卖色相的女性)爆马栏(开房)打印(占有该女子)起飞脚(反叛)青(指别的女子的丈夫)赖嘢(失手)孖叶(手铐)入册(入狱)出册(出狱) 香港黑社会使用的背语,与从前国内"洪帮","清帮","袍哥"等帮会组织截然不同,这可能是有方言差异的原因,而香港黑社会与广州黑社会的背语也不尽相同,这可能又是香港黑社会在香港环境中的"创新"表现。 但在数目字上,两地对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分别念作流,月,汪,则,中,晨,星,张,崖,竹,却是完全一致的